“反 Facebook”的全新社交平台:多点设计和艺术,不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1 03:19

“反 Facebook”的全新社交平台:多点设计和艺术,不要广告和算法

2018-01-31 13:57来源:36氪社交/Facebook/设计

原标题:“反 Facebook”的全新社交平台:多点设计和艺术,不要广告和算法

摘要:没有广告,算法什么的也不要,创意领衔的反Facebook式社交网站Are.na登场。本文翻译自CO.DESIGN网站,原题目This Is What A Designer-Led Social Network Looks Like。

社交和研究网站Are.na的用户其实很难解释清这个网站究竟是神马。你可以把这个网站叫做“数字元主题的藏品库”或者是“灵光的展示表”。有些人说,如果是法国人发明了互联网,互联网就会成Are.na这个样子;还有人说这网站就像是刻板而教条的Pinterest。不过要是想把这个网站风格的精髓表述的恰到好处的话,那应该是“专为不喜欢社交媒体的人打造的社交媒体”。

一群艺术家和设计师于2012年底创建该网站,他们的初衷是创造一个用来酝酿想法的空间,这里既没有广告,也没有算法追踪。网站也是信息流模式,但你在何时何地看到何物却不由算法来“钦定”。网站算是一个收集图片,文字,链接和文档的数字空间,但是你在网站上收藏的内容与流行度无关,也没有点赞的按钮。能设计出这种效果,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创作这个网站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的心灵手巧、道德高尚,他们颇有想法,把网站设计成了与Facebook截然不同的类型,为那些希望在网上拥有整合创意的空间、并与他人分享交流的人提供了一方净土。

Are.na网站是何模样?这份难以名状其实已然构成了它独特魅力的一部分。“频道”文件夹中包含着“块”——内容文件,这些“频道”文件夹还可以连接到用户想要的其他频道里,无论频道数量有多么庞大。可以使用频道来创建包括图片、链接、文本的网络。在这个网站上,甚至还有如何在聚会上介绍Are.na网站的众包频道,以及使用Are.na的不同方式的频道。比如说,一个用户可以将频道保存为阅读列表或是播放列表以为他的工作来增益添彩。

虽然网站缺乏简单的解释,但却契合了时代的要求,即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在互联网上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来自公众的汹汹怒气,以及对诸如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频频传播不实信息和煽点放大仇恨的怀疑,都使Are.na网站成为网络上一股清流般的存在——这是一个安静而简约的空间,不管其形式如何,复杂与否,你都可以把想法分门别类。虽然该网站的注册用户群体仅有2.1万名,月活跃用户也只有7000名左右——与社交媒体巨头相比的确微不足道——但用户月增长率却达到了20%。

“同你正在消费的信息产生联系,就好像你通过跟一位好友谈天说地、看一本好书一样建立起了新的想法、扩展思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Are.na网站的联合创始人Charles Broskoski表示。这其实也就是Are.na网站的目标:让这种智能连接更容易在线发生,而不是在数小时的时间里无意识地传播和点赞这种被动型的消费。

正如Broskoski所言,(Are.na网站)不像是喧嚣的赌场,更像是美妙的图书馆。

没有广告,没有算法

乍看之下,除了可以添加更多的图片之外,Are.na网站的稀疏风格有点像Pinterest。但是对于Broskoski来说,还是存在一些根本性差异的:Pinterest的关注点在图像,基本上是你会买的东西。Pinterest会试着卖广告获取收益,而Are.na网站则不会。Are.na公司精神的核心是免费增值业务。你可以免费注册成为Are.na网站的用户,并开始创建内容块和类似文件夹的频道,只要它们是公开的就行。但是,如果你开始创建更大的私人频道——这表明你正在使用该平台进行更大的或更专业的项目——那么平台的收费标准是每个月5美元,或者每年45美元。

Are.na网站的联合创始人兼设计师Chris Barley说:“我们认为商业模式是构成用户体验的基本要素,如果我们尝试让用户看广告的话,这就跟为他们提供一个尽展其才的工作空间的初衷不符了。”

尽管该公司并没有试图在网站上吸引眼球,但它反而卖出了更多的广告。公司根本的思维模式截然不同。Broskoski说:“我们正在努力建立一种这样的局面,即让人们足够喜欢这个平台,从而愿意主动为它买单。”

许多依靠广告收入的社交媒体公司鼓吹互联互通,把他们的服务定位为克服时间和空间的巨大差异以分享想法和创建全球社区的手段。话说的倒是挺好听,可惜是一派胡言。这些公司之所以有动力把你跟朋友包括陌生人联系起来,是因为他们可以把你的注意力转换成美元。这就是为什么Twitter和Facebook能逆势崛起的部分原因。“所以这其实不是连接,而是脱节”,Broskoski表示,“而这就是我们的真正目标之所在,我们是在试着建立一种正常的商业模式,如果它有足够的用处,那人们就会愿意为它买单。”

互联网的商业化——部分原因应当归咎于其最早创造者的技术乌托邦理想与当前现实状况之间的脱节——是该团队在2012年创造了Are.na网站的原因。Broskoski解释说,在早期的时候,他和他的很多朋友都偏爱网络书签网站Delicious,不过在2005年的时候Delicious被雅虎收购了,他们决定创建一个属于他们自己而不是属于网络巨头的工具网站——所以,Are.na网站就诞生了。“因为我们毕竟是艺术家,不过混迹在互联网上,所以我们的很多具体实践都是在找寻一些奇怪的特质,然后沿着我们感兴趣的路径一直挖掘挖掘再挖掘,然后试图把它跟一个什么主题结合起来”,Broskoski表示,“我们其实想要做的就是收集资源,收集那些我们认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资源,然后想办法把这些资源汇集到一个地方。”

起初,这个网站主要是面向Broskoski以及他的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由于主流社交网站的用户们对算法推荐和数据隐私的关注度日益上升,且耿耿于怀,这就为Are.na网站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大展拳脚提供了广阔平台。“人们希望从互联网上获得的内容的文化内涵正在发生着变化”,Barley表示,“在非数字的其他行业、领域,人们更加关注的是健康和保健问题,但要弄清楚它们在数字化生活中究竟是何意味也成为了一个日益重要的命题。”

Are.na网站的设计者们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发现了存在于互联网上的这种脱节,不过绝大多数人还是在2016年总统选举之后才意识到这种脱节。Are.na网站的联合创始人兼设计师Chris Sherron说:“设计师和艺术家毕竟属于较早吃螃蟹的那类人,所以他们对互联网上的事物如何呈现就更为敏感。敏感到Facebook刚一推出点赞功能,他们就发现了,敏感到人们刚开始在Twitter搜索什么,他们就又感受到了,简直是一切尽收眼底。”

相信用户能够自己解决问题

Are.na网站毕竟是设计师领衔的网站,它的网页设计用色是简朴的白色。网页最初看起来可能会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因为它的使用方法实在是太多了),不过当你上手操作开始建立内容块和频道的时候,它很快就变得直观起来。“我认为很多现有的社交网络都不能给予用户足够的信任,它们认为用户自己本身无法思考,而且就风格,色彩和用语方面,他们都矫枉过正了——你会发现很多网站的用语都非常搞怪和俏皮”,Sherron表示,“我认为,那些早期接触并使用互联网的艺术家、设计者以及制定趋势的那些人早就留意到了这一状况,并积极思索着,没准还试图做些改变,因为他们当然也留意到了这情况不太对。我们想确保的是,自己不会想当然地认为人们啥也不会,只确保自己做到刚刚好的程度。”

而Are.na网站所面临的挑战,既来源于其网站特性的难以名状,也包括你可以使用它的n多种方法,更根源于其设计。“我们的网站(Are.na网站)之所以需要用户较长的学习时间来熟悉整个界面和流程,部分原因是它比Facebook之类社交网站对用户的要求稍微多一些”,Barley表示,“我感觉点赞这种事可能是你干的顶愚蠢的一类事儿了,而Are.na网站所做的则是构建联系,所以更多展现的是脑力劳动。干点儿这个而不是简单一昧地点赞,每天都能进步一点点,然后日积月累,量变产生质变。”

该公司还有一个发现:吸引用户的一个关键秘诀就在于能够在网站上为他们提供小团体工作的平台——这就使得其性质发生了一些改变,即既拥有社交媒体性质,又带有生产力工具的性质。Barley为我们描述了一幅当你用Are.na网站进行研究型工作的图景——三五个人把搜集来的信息汇集起来,然后按照主题把信息分门别类,整理在不同的频道中供大家参考。Barley大约在六个月前加入了这个团队,而他以前工作的时候,一直在使用Are.na网站。“比起醍醐灌顶灵光乍现来,Are.na的情况更像是那种可以让你思考很久,然后慢慢去研究。”Barley如是说。

该平台现在已经向诸多高校打开了大门,从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罗德岛设计学院到帕森斯设计学院、普瑞特艺术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现在都有其一席之地,教授和学生们都对其持开放态度,欣欣然地接受了它。同时高校并不是Are.na网站的唯一顾客:芝加哥建筑双年展在其博客中嵌入了来自该网站的内容,古根海姆艺术馆则利用Are.na网站的内容管理系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互动展览。而就职于苹果、谷歌、Tumblr以及Dropbox 等公司的创意人士们也在使用Are.na网站的这些服务——虽然这么做似乎有可能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或多或少产生点什么影响。Broskoski说,最近一项用户调查显示,有80%的人在个人和职业的环境中都使用了Are.na网站的服务。Barley表示,“那些重视应用脑力的人是不分场合的,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

2016年的时候,工作团队以Are.na网站为主题,建立了一个名为“朝圣者”的书签工具,可供任何人使用。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团队又推出了适用于苹果手机的应用程序,既是为了帮助平台本身实现跃升,也是顺应了广大用户们的心愿。随着网站的建设进入第六个年头,创始人们都希望能再努力一把,让Are.na网站可以在团队应用中更进一步——考虑到他们在完成内部项目时也是使用这个平台,可以说他们距离目标已经十分接近了。如果在更大的环境中——比如在一家大型企业投入使用的话,不知道Are.na网站会是什么样子。“你想想看哈,一个大公司,整个公司上下花很久一段时间慢慢地构建起一个完整的想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火急火燎地迫使每个人用头脑风暴法然后把想法黏合到一块,那得多有意思啊?”Barley表示。但其实,即使在成长的过程中,Are.na网站的团队也只是专注于他们的核心用户——实际上,就是他们自己。

“把人弄得兴奋不已,不过最终却让人一无所获,这并不是我们追求的东西。我们所追求的是如何使人们能更好地思考以及更好地与他人一起思考”,Barley说道。换句话说,他们将始终追求这个平台的道德意识,而不是信口开河。“保持道德意识,这话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补充道,“这是我们对人们现在真正想要什么,以及人们未来想要什么的最好猜测。”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